沒說完溫柔,只剩離歌

透過黑夜,注視著遠處那昏暗的燈光。心情隨著歌聲變得那麼淒涼。離別,來的那麼快,讓我毫無準備。

瑟瑟的寒風吹過,涼意無休止的蔓延。Dermes好不好看著會話框裏的逗號,句號。香煙燃燒在指尖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沉默,也許是我唯一的選擇。

曾經不可一世的夢,還是被現實給擊破。太多的不舍,還是拖不住離別的腳步。離歌在耳邊想起。原來愛是任性的,不該太多考慮,,,最好脫毛中心想留不能留,才最寂寞。

酒精和尼古丁同時麻醉著身心,想盡力的忘記那令人沉迷的是與非。也許讓大腦停止運轉,不在回憶,我才能微笑的離開。也許只有加速旋轉,才可以止住我的淚水,忘記你的模樣。

火車站依舊人來人往,有歸來的,有離別的。有歡笑聲有哭泣聲。Dermes Hong Kong燈光下,一對戀人擁抱著。也許是天寒才抱的那麼緊,我想是捨不得分離才抱的很緊。鳴笛聲打破這美好的瞬間,但願人長久,千裏共嬋娟。不舍,不舍。沒說完溫柔,只剩離歌。

亦或歎息,誰知道呢

雨,較剛才似乎又大了,讓街道披上了一層薄紗搬屋,模糊朦朧,亦如人間仙境。雨滴擊打著,屋角,傘上,被扣出委婉動聽的旋律,那清脆的滴答聲,真的讓我陶醉了,好想就這樣一直走下去,雨終不會停,而我,也永遠不會駐足迷戀她的好。就這樣一直走下去,一直走下去,直至盡頭。

走過大街,轉過一彎,便是一條長長的窄巷,兩旁林立著擁有歷史的建築,滄桑的舊老感,青磚綠瓦。歲月的沖刷,一起見證了它們的成瑪花纖體長。小心翼翼的踱步著向前,傘變大了,撐不開了,只好收起。於是,赤裸在煙雨中,走過青苔紅階,回到歲月輪回中。

出了窄巷,在一處陌生的街角,小點一杯飲料,清淡中擁有濃烈,平凡中亦有真摯。小店清幽通徑,視角甚好,抬頭向前便是那條長而窄的巷辦公室傢俬道。此時,從遠處觀賞,才突然發覺它竟是如此靜好,安逸恬靜,像極了一個沉默的女子,亭亭玉立而頗具風氣。房屋牆角生長出的苔蘚爬滿了一層,迎合著滴答聲,顯得更加翠綠耀眼了。

翠幕也被綠色植株吊墜,室內與室外整為一體,皆擁有兒童英語綠意,而旋律,是那麼動人,那麼的婉約,扣人心弦,怦然心動。絲足雅耳。不時小覓一口最心愛的飲料,知足了,別無她求。

突然之間,見到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,聽隱約中點了一杯心淡,而我,此時喝的卻是熱戀。哦,原來我只是在想她而已。想念我愛的人。雨,終究還是停了,坐了好久,飲完最後一口“熱戀”。回到了那條窄巷裏。摸索回家的路。而此時,那一抹氣息更濃了。“小夥子,你還沒給錢呢。”突然,這一道急促中帶有些怪罪的聲音打破了我再次對伊人的念想。

“不好意思,忘記了。”說著掏出十元,找回一元。原來熱戀只是‘久’元而已,久久的,挺適宜的價格。再次轉過身的瞬間,帶了帶店名。在雨天出來漫步,到了這麼一家飲品店,喝了蠻不錯的飲料,見證了雨中雅景,再到這麼一個擁有無盡詩情畫意的名字,此真沒有辜負我的一番春心。煙雨巷陌,這便是店名。下次便把你帶上,告訴你,上次我在這裏見到了一個和你很像的背影。可那終究不是你。因為我只會想你。還要為你點上一杯“女主角”,而我,繼續著只屬於我的‘熱戀’!

半生都活在痛苦裏

不是嗎,你心中的他當年考上北大湾仔服务式住宅 後,你毅然決然地提出分手。你說趁兩個人感情還不是十分投入時分開,對誰都不會造成傷害。是的,如果每一個人都像你這樣想,那麼世間就會少許多無奈。所以,你今天就像公主一樣被丈夫寵著,被愛包圍著。你輕拈著歲月的風沙,淡看塵間繁事,誰能給你一塊糖就樂呵半天,就這樣一直沉醉在幸福的溫泉裏。

蘭一樣的素心一直沒變,一生不變婚紗攝影,所以給你帶來一生快樂、一生幸福。在祝福你的同時我很羡慕也很慚愧。可是病魔常常侵擾你,你說你那些年中身上做過三次大手術:一次膽囊切除,兩次膽管切開取結石,那種痛無法形容。可是你沒有一句怨言,你說這就是命運,雖然痛但快樂,畢竟還活著呢!好人一生平安,可不知病魔為什麼會侵襲你。

去年元旦,你因為甲狀腺瘤又一次手術,跟以前的三機場快線票價次手術相比算是小手術了,可是由於手術時碰到了聲帶神經,導致你嚨沙啞說不出話來,這讓不通醫術的我太擔心了。後來據瞭解,這種情況會發生在千分之一的病人身上,怎麼這麼巧讓你給遇到了呢?而且少則一個月、多至半年才能恢復。

束手無策的我也只能發作息安慰你,可你回信息說:“沒僱傭服務事的,你別擔心,就算這輩子不能說話也無所謂,只要活著就好。”傻丫頭!你知道我看了資訊有多難過嗎?離散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才相聚,你居然這樣跟我開玩笑,再這樣我扁你!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