揚蹄花海的夢中


夢啊?在仲夏的月影中,漫漫的描畫,好微妙,似動人的弦,在相思裏彈起。你喜歡這樣美麗的世界,你能在那美麗的月下Dermes,倒影夢的林中,有節奏的抒發你的美。就象那距離、房子、軌跡、窗子都象你一樣赤裸的睡在我的旁邊,我就象在你涼爽的臥室裏,品嘗著你蘭花淡雅的香,你象蜷曲進入我美麗的地方,我美麗的臀在為你搖晃,你的語言和唇也在柔軟的進入,我水平的為你躺下,接受你愛的饋贈。此時沒有憂傷的皮膚,也沒有抽象的洗滌,只有眼睛在洗掉夢的枷鎖。我象被你倒空在夢中,我徹底的被你的愛征服,在這美麗的仲夏夜裏。

鳥巢沒有憂傷,我是奏鳴的歌手。波光蓮影中,我看到了美麗,我象大海般的呼吸,在子夜的夢裏吸納你的美。我無法在鏡子的後面停息,就象在那美麗的月光下,我無法波瀾平靜。即使是安靜的奏鳴,也是黯然美麗的為你。你是我仲夏夜裏一滴鳥鳴玉碎的彼岸,是你清留人間美麗的狂瀾。

一首詩期待著仲夏夜的爛漫,就象在仲夏夜夢的堡壘上,升起愛的旗。在美麗的唇齒間夭夭桃紅,夢的空地上翩翩美麗的舞蹈。來吧,停止一個綠色的舞蹈,就象百葉裙和處子就有因靜止而裸露的美,你是夢囈的傑作,夢裏爛漫的紅顏Dermes

了望夜空,了望永恒,那棵桂花樹的清香,真的飄自於千裏萬裏和雲裏之外嗎?我象在夢的桃園裏煮酒,在樸素的白裏為你醞釀,燃著你美麗的情愫,你象我園內的主人,裸露著你美麗的麗影,在桃花的夢裏,在美麗的玫瑰花下,種下你美麗的憂傷和紅塵夢裏的徘徊。

暗數十年相思路,你是我夢囈飄零的身影。擁春醒,對誰醒,我在簫聲裏明清。笙歌如醉,笛聲如瓊,暗牆夢裏啼鳥亂,芳心鵲動蓮宛。你似疏仲催曉,相逢夢境。你似蓮花女,蓮體欲滴,溪聲飄至樓閣外,情留月下纏綿。

門隔花深夢,玉纖香動小簾鉤,我似落絮無聲春墮淚,你把月影如行雲含羞。你的愛究竟屬於誰,在隔距天涯路上,你迷離。愛上了你不該愛上的人Dermes,你把我當成過往客,眼波裏華堂暗送客。我悲,我傷,但又有何妨?你在這仲夏夜裏,又愛上了那個不屬於你的一只輕鷗。我的柔情似蘸雪,冰凍涕淚漣漣,有誰來管。那時月不象月,天不象天,我的愛好亂,好亂。我在月夢裏伴你的紅顏,而你在尋歡擱淺。渴盼呐,渴盼?何時我能再次把你的手牽,我苦不堪言的想,苦不堪言的盼,你卻總是不給我機緣。你的手機為我關機,你的短信終止我的發送。我象無腳無腿的鳥,在仲夏的夢裏淒嚎,就是得不到你得憐憫。愛怎麼這麼難,難於上青天。

也許,愛在苦於甘甜中才能得到應驗,就象你在千錘百煉中,看到愛的美麗大於天,你最終看到了他的虛偽和狡詐,你在徹底中把愛蘇醒。就象黑夜被黎明刷新,你重獲新生。你在千般疼愛中,看到我的美麗,勝似他的真情,你最終把愛還是投入我的懷抱中。

還是未央,依舊安好


過往的情懷裏,歲月載著多少春去春來。一百年前,你不認識我,我不認識你,遇見,如歌把最美的年華牽絆,讓思念久久停泊在愛的港灣。不能說這是最美的遇見,卻是時光最美的贈與,傾心,就是最好的眷戀。或許你的快樂很多,知你淚水的人卻廖廖無幾DR-MAX,你的朋友很多,真心真意的卻很少。一些人,一些事隨光陰入了骨髓,不驚不擾的花開,不是刻意的掩飾,而是愛的厚度,讓那個人更心疼你。

儘管人生的底色是無盡的荒涼,但看透了荒涼,一步步往回走,會一點點的溫暖起來。因遇見了對的人,他奏出了四季如春的情分,讓你的那段時光驚豔無比。就連喚你的名字,你也覺得是特別的。兩個人的寒冷靠在一起就是微溫,總比一個人曖和。這個世界上,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相遇了,就是難求的遇見,或許,遇到了不一定相愛,相愛了不一定相守dermes,所以愛了就愛了,愛了就好好的愛。

人生就是這樣奇妙,你遇見了我,我遇見了他。每一份遇見都有不同的效果。因遇的人不一樣,就有不一樣的人生。有的人你看了一輩子卻忽視了一輩子,有的人愛了一輩子卻疼了一輩子,有的人只看了一眼卻影響了你一輩子。緣冥冥中早己註定,牽上季節的手,生活因感恩而美麗,一個人住進另一個人的心裏,守住了風景,才是淺相遇,深深的珍惜!執子之手,與之攜老”當初的誓言,過後的責任,直到一切成為習慣dermes

與幸福相對,千年輪回

“只緣感君一回顧,使我思君朝與暮”。無論在何地,無論在何方,你,一直在我眼裏、在我心裏。咫尺天涯,我都甘願用一生的純情絕戀供養我們的愛情。我永遠都記得,那天在寺廟,我們一起跪在大殿裏焚香求佛的情景。當你我在同心鎖上用力刻下自己名字時,我就知道,此生,你定非我不娶,我定非你不嫁。那紅色許願帶上的誓言,一定會在佛語經綸的反復回轉中得以實現,總有一天,你會為我披上禮堂華衣,我會為你綰起三千青絲。

今後,南國紅豆我們一起栽,北國白雪我們一起賞。君,我不會忘記,那日與你牽手共步我們共同命名的“姻緣橋”和“愛情輪回橋”,並雙雙躬身拜月老。你我都相信,走過了那兩座橋,無論時光怎樣變幻,生生世世,你我都不會擦肩,錯失姻緣。你我已約定,下輩子,你會在美麗的山水邊等我飄渺出塵。

知道嗎?我把愛的緊箍咒悄悄套上你,為的只是不讓你離開。你若懂得,從此以後,我們一手蘸歲月墨香,一首寫詩意人生,我們要虔誠地為愛修行,種善念,結善果,一起將心中的眷戀夜夜吟誦,將不悔鑲嵌於真情的花瓣,如此,我們的愛一定會渲染一地的芳香,搖曳生姿,流光溢彩。

在素白的光陰裏,我只願與你持一份風雅,共把流年杯盞,執手清歡,笑談古今。各安天涯不是你我真正想要的結局,我已把愛的朱砂印刻在你的心上,我渴望著十指相扣的溫暖,渴望著唇齒相依的溫情。有人說愛情之花只開半朵就好,我想說,要開就開徹底,要開就開燦爛。我們要讓愛永遠次第花開,怒放在南國的每一個季節,花開花落皆是情。

想起釋迦牟尼的一句話:“伸手需要一瞬間,牽手卻要很多年,無論你遇見誰,他都是你生命該出現的人,絕非偶然”。其實,不管是宿命安排也好,是紅塵偶然也罷,我永遠都感恩這份相遇相知,慶倖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你。因為愛情,我隨時可以為你瘋狂。我願做一個如蓮的女子,為你娉開,盛開如詩。年年歲歲,惜緣,惜情,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飲。今生遇見,不管山重水複,不管是劫是緣,我願蝶舞於你一個人的雲水之湄、柳岸星空。

“花開若相吸,花落莫相離”。窗外,夜已闌珊。天空,有流星雨落往你的方向,我雙手合十,讓一簇心花,靜默於心底,只把一縷暗香托流星寄予你。君,若你收到,請於子時入夢來,今夜,我們,不見不散……不見,不散!

雪很美,很輕,很柔

仿佛一直落在我的枕邊,象蝴蝶的夢,落在我的心裏。你輕盈曼舞踏著舒緩的節奏象我走來,你象打開薄翼的輕紗款動著美麗的肢體象我飄來,在靜謐銀裝素裹的裝扮下,連袂美麗的動感,象美麗的精靈向我飄來,你還似雪原靜若的處子,在玉樹瓊花的綻放下,顯得更美和更純潔,象出污泥而不染的白色的雪蓮花,是那麼的美麗動人。

氛圍在睫毛間綻開,溫熱的面頰,雪花的飄吻,一瓣象落在露珠裏,一瓣象落在相思的夢中。還宛如在額上親吻,用雪花的曼舞,起跳,倒映出翩躚的嫵媚和動人的醒。明媚的旖旎,無拘無束的灑脫,在那一時刻真美。

我喜歡動的雪,就如同喜歡你一樣。那華光一縷,翻飛舞動的美,引得我歡情無限,我象乘著你美麗的翅膀幻化著你美麗細小的影子,在美麗的月光下,撞擊美麗的窗櫺和敲擊垣壁的醒。在清新美妙的連袂夢裏,我象看到你的純白,在雪花爛漫裏,顯得更美更純潔。

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。”這美妙雪的爛漫,真猶如你在我的夢裏鋪排。“春雪送春歸,飛雪迎春到,已是懸崖百丈冰,猶有花枝俏。”那真是雪的浪漫,美麗的無限。我此時真的象植入你美麗的雪野裏,你雪白的盛景裏,我象和你雪花一樣的美,躺在雪白的境界裏,那白淨的美,連帶著你美麗的絢爛,鋪排在我的夢裏,掛在那美麗絢爛的枝頭上,美麗絕倫。

那飛動的美麗和銀蝶的翩舞,象我和你在一起飛。我真想像梁祝化蝶的美麗,飛在你愛的夢裏,這輩子也不願醒來。

醉了的枝頭和雪壓青松的爛漫,象幻景。我真想揉入你的美夢中,那樣無私的把自己傾注,就象把我愛的靈魂交出,還滿懷鍾情的給予,是那麼的入肌入膚,銘心刻骨。我的愛因你而美麗,是你雪白的美,在美麗中裝典著我,使我的美麗燦爛無暇。

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人

這幾千個日子,就是這樣來來回回的續寫了很多遍,從不會再去更改,想想也是覺得挺無助的,孤獨的思緒每天在腦中反反復複纏綿千百遍,在這個時候,總想起身邊走在路上的朋友,有多少正在療傷,曾讓你心疼的姑娘,如今已悄然無蹤影,去的也儘管的去了,那些快要來的,我還是來不及的等待,就要消失在著人海盡頭,伴著行人的步伐,走在這孤獨的路上。

午夜夢回的記憶裡,還記得當初的最初的那一絲絲的悸動,月亮圓缺的回憶裡,還記得當初的最初的那一點點的心動,我看到劉同北漂的寂寥,也看到他北漂後的睿智與成熟,一個人的時候並不孤獨,置身于人群中,才愈發的孤獨,倘若你瞭解,擦肩而過的那些人都與你的心情是一樣的,也許你便有了勇氣給對方一個笑容,偶爾會覺得自己比別人更孤單。

想想他在第一本書發行後的態度,不是怎樣的去推廣,銷售自己的書來提高銷售量,增加發行量,而是覺得該有的東西需要自己再去努力,他孤獨。有些人就好像埋在地下的酒,總要經過很久,離開之後,才能被人知道。剩下飲酒的人只能寂寞獨飲至天明,最遙遠的距離是人還在,風景還在,而回去的路已不在。

我們的人生,好像要經過很多的岔路口,大橋,小路,石板路,當你明白很多的事兒只能是一個結果,曾經的感情也只是一汪江水,而曾經的承諾也只是剩下那一堆空殼,面對著眼前的岔路口,你才會發現,原來,你只是著孤獨路上的一個行人,沒有人會記得你的名字,沒有人知道,你在哪裡,更沒有人知道,接下來你又會去何方。而你已習慣了不再閃躲,面對生活,不再患得患失,沉默冷酷,即使承諾只剩如果,感情一錯再錯,揮開衣袖,一切如昨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