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淩亂的長髮在風中飛舞

“花舞花落淚,花哭花瓣飛。花開為誰謝,花謝為誰悲”。你將所有的情事都付給了春紅,與他傾心相伴,墨箋交談,奈何英年早逝,而今他卻已化作青泥在服務式住宅你窗前生出一片秋菊。你也曾再度嫁與他人,卻再也找不到他的影子,又有誰還能再與你於青山綠水間吟詩作唱呢?又有誰還能與你在檀木瓦房裡共賞世間珍奇異寶呢?紅衰翠減,物是人非事事休,只剩兩行清淚蜿蜒於靨。

窗外點點滴滴的梧桐雨,是你剪不斷的愁思,只因在生的兩端,你們已站成彼岸。清風濕潤,茶煙輕揚,重溫舊夢,故人已去。荏苒歲月覆蓋著過往,白駒沙田通渠過隙,匆匆地鑄成一抹哀傷。你是千萬人傾倒的才女李清照,卻也是擺脫不了匆匆流年的思夫女子。

“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”是你畢生的祈願與念想。多少次在夢中,你披甲帶戩,征戰沙場,在滾滾的狼煙和烽火中,你騎著戰馬聲嘶力竭的與金人廝殺成一片,任前方的號角吹成血。北風瑟瑟,心中卻燃著一股熊熊烈焰。

面對日益破敗的國家,面對日漸凋零的山河,你多想親自操刀上陣一展自己的英雄氣概,圓纏繞自己的多年夢魘。然當世君主不解你的悠悠愛國之情,你只能在月下對著塞北方向澳洲升學要求酌酒成詩,悲憤到天明。“可惜流年,憂愁風雨”,如今青絲早已換作白髮,鬢已成霜。你感歎年華匆匆帶走年少力強,從哪裡喚取紅巾翠袖,一揾你的英雄淚?你是一心報國殺金的壯士稼軒,卻也是留不住易逝韶華的辛棄疾。

恬淡閒適

继续阅读

不見春來遲,但見花開早






常說,迢迢陌上花,年年顏色好。不見春來遲,但見花開早。

就想著,握著一柄折紙扇,清然的襯衫,從容漫步於古老悠久的深山小徑。彼時,天漸亮,晨始來,薄雲繚繞,雨露輕沾。

你倚亭欄聽這,山間清晨的戲曲,輕啜一口草木清香,就像山間的微雲淡抹,輕繞繞的,便入了眼,入了心,揮袖勾宛,年年顏色如舊,當時年少的青衫是否心境如斯?

總是不願,去猜這世間的開花,驚豔的是哪一段浮生歲月,就像你不願去等,等結果落下。如花美眷,似水年華,誰又會去在意誰,被凡塵遺忘。三杯兩盞淡酒,飲至無味,向後倒下,身影沒入草叢中,你就那樣枕著,清醇甘烈的酒香,久久不散。

天色蒼藍而澄透,只怕撚指間,花事闌珊,春光老去。淺醉微醺,輕道一聲歎,命運起起伏伏間,人心被滌蕩。那一寸寸,一寸寸被洗滌的,是你孤獨的年華。很喜歡‘匆匆'’年華‘’青春‘類的字眼,瞧著這些,你就在想啊,一去不返的流年,此多悠長歲月,終不過一念記憶。來去匆匆,那時你年少而輕狂,而今浮光掠影,被剪掉狷狂,安享於當下,回頭是無雨也無晴。

你就如,那來來往往的人流裏一樣,平凡的不像樣。太多的時光都在原地裏掙扎,極少的幾個瞬間,用來成長。

多年以後,如年此刻,你能否笑意清淺如舊,記起當年這片花,是開得如何的無瑕,仍舊有足夠的勇氣採摘來,拌酒而下?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