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生都活在痛苦裏

不是嗎,你心中的他當年考上北大湾仔服务式住宅 後,你毅然決然地提出分手。你說趁兩個人感情還不是十分投入時分開,對誰都不會造成傷害。是的,如果每一個人都像你這樣想,那麼世間就會少許多無奈。所以,你今天就像公主一樣被丈夫寵著,被愛包圍著。你輕拈著歲月的風沙,淡看塵間繁事,誰能給你一塊糖就樂呵半天,就這樣一直沉醉在幸福的溫泉裏。

蘭一樣的素心一直沒變,一生不變婚紗攝影,所以給你帶來一生快樂、一生幸福。在祝福你的同時我很羡慕也很慚愧。可是病魔常常侵擾你,你說你那些年中身上做過三次大手術:一次膽囊切除,兩次膽管切開取結石,那種痛無法形容。可是你沒有一句怨言,你說這就是命運,雖然痛但快樂,畢竟還活著呢!好人一生平安,可不知病魔為什麼會侵襲你。

去年元旦,你因為甲狀腺瘤又一次手術,跟以前的三機場快線票價次手術相比算是小手術了,可是由於手術時碰到了聲帶神經,導致你嚨沙啞說不出話來,這讓不通醫術的我太擔心了。後來據瞭解,這種情況會發生在千分之一的病人身上,怎麼這麼巧讓你給遇到了呢?而且少則一個月、多至半年才能恢復。

束手無策的我也只能發作息安慰你,可你回信息說:“沒僱傭服務事的,你別擔心,就算這輩子不能說話也無所謂,只要活著就好。”傻丫頭!你知道我看了資訊有多難過嗎?離散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才相聚,你居然這樣跟我開玩笑,再這樣我扁你!

與你,遇見


五月的野薔薇,正在盛開,只那麼幾簇,就嫣然了整個淺夏,就有如你我的遇見,於千萬人之中,只此一眼,便是永遠。你可知,為了這場前世今生的邀瑪花纖體約我一個人在這紅塵喧囂中,孤獨了好多年,你的到來,點亮了我眸中的明媚,如果可以,我願意在這姹紫嫣紅裏,關上心門,攬清風入夢,只為你一人,低眉這煙火人間。

歲月是首詩,我提筆落墨,於淺淺的回眸中與往事相擁,用筆端獨品靈魂深處的寂寞和美麗,書眉間清風,也書人間煙火,讓時光的輕盈,和生命的厚重, 在淺淡的流年裏相融。若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,我定用最虔誠的韻律, 將你我的遇見寫成刻骨;若人生印尼女傭最美是初見,我定用深情的筆調, 將初見的驚豔定格,我用溫馨的詞章,記下歲月的痕跡,對每一個生命片段,淡淡微笑,於紅塵中默念,淺喜,深愛。

時常感謝,生命給我的饋贈,能讓我於文字中修籬種菊,於陽光嫋嫋中,隨著風的腳步,將雨落寫成詩意,讓心境如白雲一樣輕盈,將光陰於安靜中守成清喜。人生的平平仄顯赫植髮 顯赫植髮 仄中,因為有了遇見的溫暖,所有的日子都沾滿了露水和花香。守一份心之約定,在歲月輾轉中不驚不擾,用微笑將美好收藏,既便有一天發絲如雪,回憶中依然會寫滿,你給的蔥蘢。

流年,是一首無字的歌,那些與風邂逅的日子,讓一朵花開有了溫婉的美麗,讓雨落有了清新的詩意,遇見,豐盈了人生底色,是歲月素箋上最美的綻放,溫暖,如掌心的記憶,描繪了生命的五彩雲朵。

有愛的日子,心自成暖;有你的日子,溫婉綿長,最好的情感,不是山盟海誓的承諾;不是刻骨銘心的期許,長久的陪伴,才是最溫柔的善待。 我將思念,婉轉於眸裏,向著遠方,遙寄一份欣喜, 眉間心上,便是淺淺的笑意。

常想,這世間最美好的事情,就是在生命的路上,遇到一個懂你的人,於文字中相依,於流年裏做夢,於歲月中相伴,無論經過多少風景,走過多少風雨,回眸,仍是那個初相遇的你,一朝遇見,此生,你再沒有走遠。

你說,紅塵有愛,且行且惜;我說,時光輾轉,只為你低眉,生命的路上,遇見了你,就遇見了所有的美麗。風輕撫著靈魂,雨潤澤著心靈,我知道,這都是上天的賜予。陽光,在心底增長,遇見,就是最美的流年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