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見春來遲,但見花開早






常說,迢迢陌上花,年年顏色好。不見春來遲,但見花開早。

就想著,握著一柄折紙扇,清然的襯衫,從容漫步於古老悠久的深山小徑。彼時,天漸亮,晨始來,薄雲繚繞,雨露輕沾。

你倚亭欄聽這,山間清晨的戲曲,輕啜一口草木清香,就像山間的微雲淡抹,輕繞繞的,便入了眼,入了心,揮袖勾宛,年年顏色如舊,當時年少的青衫是否心境如斯?

總是不願,去猜這世間的開花,驚豔的是哪一段浮生歲月,就像你不願去等,等結果落下。如花美眷,似水年華,誰又會去在意誰,被凡塵遺忘。三杯兩盞淡酒,飲至無味,向後倒下,身影沒入草叢中,你就那樣枕著,清醇甘烈的酒香,久久不散。

天色蒼藍而澄透,只怕撚指間,花事闌珊,春光老去。淺醉微醺,輕道一聲歎,命運起起伏伏間,人心被滌蕩。那一寸寸,一寸寸被洗滌的,是你孤獨的年華。很喜歡‘匆匆'’年華‘’青春‘類的字眼,瞧著這些,你就在想啊,一去不返的流年,此多悠長歲月,終不過一念記憶。來去匆匆,那時你年少而輕狂,而今浮光掠影,被剪掉狷狂,安享於當下,回頭是無雨也無晴。

你就如,那來來往往的人流裏一樣,平凡的不像樣。太多的時光都在原地裏掙扎,極少的幾個瞬間,用來成長。

多年以後,如年此刻,你能否笑意清淺如舊,記起當年這片花,是開得如何的無瑕,仍舊有足夠的勇氣採摘來,拌酒而下?

陌上人如玉


陌上,人兒,輕輕地,輕輕的,
從睡意中睜開雙眼,
淺笑周向榮醫生嬌羞,如玉伊人面。
芊手,柔柔的撫過筆墨
指尖碰觸的刹那,
生動著塵世間永恆瞬間。
宣紙的紋路裡,觸手可及的是---
紅塵的繁華與夢想的畫卷!
多想,滴一點墨,
暈開,行雲流水的季節,
與你,與你垂釣。
詩畫周向榮醫生的江南,還有北國的冰川。
多想,楫一葉文字的小舟,
擺渡,青山,碧水,流雲間。
與你許下一懷前世柔情的網,
打撈人世間一縷詩意的悠然。
筆墨在紙上行走
揮灑間,飄逸的筆鋒,是你的白衣蹁躚。
落款處,那一抹印記,
就像你,是我人周向榮醫生生畫卷中,最珍的留白。
文與墨的纏綿,心與心的低語
微風過處,淡淡墨香,
傾訴著一份溫存和一種眷戀。
樂聲起,悠遠寧靜,
這一刻,仿佛歲月離我們很遠很遠。
陌上,人兒,靜享深深的情,淺淺的緣,
筆筆墨痕凝聚成,
快樂,無邊。
幸福,永遠。
陌上,人兒,鋪素箋,研墨,
安靜的尋覓,安靜的抒寫,
溫婉、真切!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