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節的微涼

秋葉,悄然中變了顏色;光陰,漸次輕柔地過度,塗補牙改著它的青嫩。一抹黃綠,預示著成熟之後滄桑暮年的來臨,待秋色深濃,秋楓盡染,一片片豐韻的葉子,便潤透了整個時節的濃鬱。秋葉,難舍塵間一份飄搖的掛牽,即便瀕臨玉碎的崖畔,也依舊緊緊拉著時光的手,以深情、絕戀的方式,與這個季節依依做最後的道別。

秋風,繾綣、纏綿,擁著記憶的餘香,將ips 整容季節的花事慢慢變涼。路過生命的繁華之期,不貪戀,不遲疑,依然邁著輕盈的步伐行走。一陣秋風,拂過秋水,蕩漾起層層漣漪,如此的調皮,如此的多情。是夜,秋風婆娑,颯颯清涼,席卷了光陰的每一個角落,深秋,就這樣猝不及防地來了。仿佛一夜之間,秋涼傾城,使得落葉滿地,落花漫天。光陰的手,仿佛會施魔法。這個有風的日子,只那麼輕輕地一拂,秋意便濃了。

秋雨,一場比一場寒涼了。此刻我才不得不接受,秋,真的降臨身邊,再回不去夏日的和暖了!心中那一絲溫暖的期盼,悄悄隱入了秋心,等來年的春風來開啟。秋雨,那滴答滴答的聲音,叫醒茶靡之期的花開,夾著,輕歎著花事近了的憂傷。秋雨,奏響來自天籟的樂章,呢喃著時光深處最動聽的言語;一曲秋的輕柔私語,使得萬物沉寂,凝心傾聽。秋雨,不喧嘩,不張揚,輕輕地揮灑,靜靜地飄落;執著而委婉地奔赴塵世中秋水長天的一場邀約。秋雨迷蒙,煙霧輕繞,雋永,飄渺,若一天詩情畫意的舒展。思緒,迂緩地在飄飄雨中曼妙,幾多留戀,深情,落進一泓溫柔情懷中。

秋花,似一位不施粉鑽石能量水黛的女子,含蓄而優雅,寂寞而端莊;她,生性文雅,滿腹詩華;清麗、柔婉的模樣。她,靜靜端坐一闋清詞裏,低眉不語,嫣然淺笑,回眸間,已傾城。秋花,盼月圓,也說季節深了露清寒;也似思念如海、心事如瀾。秋花的香韻,帶給季節一襲清幽的芬芳,秋蕊柔嫩,蓄著愛的嬌媚,幾許羞澀,幾許情深。多想,她有一份花開不敗的美,於塵世寂寞而恬淡的安然中,芳華瀞靈,流年逸享。

秋天的雲,悠然自在地漂浮在天上。此際,碧空如洗般清透,更加顯得雲兒潔白而高遠。秋的天空,若一間莫大的心房,卻只允許幾朵雲兒落影。一顆雲心,只為一人扶搖,安放在只有一個人才可以望見、觸及的高度。雲兒,如綿似絮,慵懶地看似不動一絲聲色。然而,只是一個轉身的疏意,片片雲兒便已不知飄向了何處,消失的無影無蹤;不留循跡,無從追覓,仿佛從來不曾出現過。

秋日的陽光,感覺格外的柔暖。許是它知曉了冬的風雪已不遠,因此竭盡力氣釋放著生命的能量;它想讓世間多一些溫暖與光明。秋陽,將我的身心焙暖,從而對一些美好事物的意念,又煥然了生機;一些不可為人知的美麗夢願,又綺麗了紛繁中的間暇。一韻秋光裏,心陌繁盛,鬱鬱秋香,感知季節的陽光柔暖,感恩生命的雨露恩澤。持心向暖,無畏憂傷,惟願,世間所有遇見,都如沐秋陽般懿暖。

先打開自己家裏的房門



第一件事就是將長期封存在櫃底的書籍搬到太陽底下去曬,我雖然也知道不能曬書的道理。但是,房子裏面沒有住人,太潮濕了,書都黴壞了,母親去了長沙,我回家的次數也少了,不得已啊!妻這時從她的娘家趕過來,她的娘家上午不插田,呆在那裏英語大使推廣計劃又沒事情做,就匆匆地趕過來了。這時的妻就像剛從蒸籠中撈出來的一樣,渾身濕透,項頸下全吊著汗珠,一張臉非常的蒼白,沒一點血色。其實,路途並不遠,不過是六七裏罷了,中途還在學校休息了一會,又是騎單車來的,何以弄成這樣?

我開始給文兄安裝電風扇了,這次順手多了,業務熟練起來,沒多久就安裝好了。恰在這時,進來一個做泥匠手藝的人。我們很熟,同住一個屋場,又是一個生產小隊的,過去還在一起做過十幾年農活。泥匠的名字叫能仔,他聽到我回老家的消息,特意來找我的。我們便在一起聊了一會天,海闊天空亂扯一氣。

能仔說,他今年只種一畝田的稻穀,其餘的都給了別人。可是,就是只種了這麼英語大使推廣計劃一點點田他都不願意做了。明年,他是無論如何也不種田了,種田要倒貼本,多種多貼本,少種少貼本,不種才會不貼本,他沒有必要去做這種貼本的事情,碰上這種鬼天氣,甚至還可以熱死人。

能仔說,他的一個師傅在縣建築公司當了一名包頭,已經有了十幾萬元了。他的師父過去也是一個窮光蛋,一個死泥腿子,何以發得這麼快,起碼一條,不是靠種田的。能仔說,他今年也在外面混。我問他是做提包的還是做掌刀的,他說,是做掌刀的,也是一個小小的包工頭。

我問他一年能賺多少,他笑而不答,一臉的神秘。我猜著說,應該是上了萬字型大小吧?能仔笑了笑說,這算什麼呢?真正的包工頭送起禮來,那才是叫人開眼界。只有這樣,才能使人一夜暴富。他們是白沙煙茅臺酒成箱成箱地搬,逢年過節,青魚鯉魚一車車往領導家裏送,好東西全叫城裏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吃盡了,票子也一摞摞英語大使推廣計劃往他們的包裏塞,他們誰也不虧,當權的從國庫中多撥出一點就是了。包工頭從中漁利,手續也健全,反正都是掏國家的,是國家吃虧。

沒有一種愛





如雲兒飛過天空,不會留下任何痕跡,也有沒有Dermes一種情,如海浪湧上海灘,把一切歸於虛無,心會記得,歲月會記得,江山也會記得,瞧,那春去春又回,年年複年年,誰也擺脫不了永恆的輪回,終於相信,世間的情愛,不過是一種亙古的輪回,世間的相遇,不過是久別重逢,莫問緣深緣淺,莫問是劫是緣,你欠我的,我會追回,我欠你的,我會歸還,禪者說,歲月是一場空幻的美麗,空影空花,為何我獨愛這虛幻的美麗,智者說,人生是一場虛無的追逐,海市蜃樓,為何情願在這夢裏沉醉,永遠也不願醒來,情花有毒,我仍不由自主,化情為蠱,你是否與我一樣憂傷,在這滾滾紅塵裏,迷了,醉了,傷了,痛了,兩眼含著癡心的淚,剪不斷,理還亂。

感情慢慢會升溫,相愛呵護就要真,聆聽錯過的聲音,思緒Dermes已經陌生流著淚,說著心中的故事,哭著離別的曲子,至此你不知,不曾再對你傾心相對,你是否看到,看到錯過你傷心的人,面對面,心對心,你說我等,我看你遠,情要面對,愛要真實,何時再見,好遠好難,那個屬於心靈的夢,這個屬於年華的冷,一渡相思,一片癡情,不知為誰寫下那麼多的淚,留下太多情,錯了要誠心,愛是呵護的,情是永久的,一聲來世情,一句今生散,漫長歲月寫華年,寫了太多的牽掛,說了很多的淚水,不知何時錯過你,不知今天在等你,秋風淚,傷心歸,愛要自然,情要簡單,情沒有一樣,愛沒有範本,沒有對心的,只有關心的,沒有如意的,只有隨意的。

相約的季節越來越遠,思念的收割放飛夢想,帶走的淚水再也不見,說出的故事誰寫名字,南風吹啊,秋葉追啊,多少相思多少淚,一個等也是一輩子,那夢這情,心寬沒有情長,淚短沒有相思遠,好一個再也無緣,愛意很淺,等待無緣,那份岸邊的說不出,這份找不到的相思散,一個好夢,兩行淚水,說不清的曾經,看不楚的當前,也許很多的閱讀一直減少自己的愛意,可是那份曾經的淚水寫在夢裏,當前的等寫在心門,我,是一個字,也是一個故事,當再次看不見那個心中的情,也許很多的未來會一湧而變,當說出心中的痛,留下那Dermes份屬於等的淚,已經想清楚,三生的奈何是來世的再也不見,愛求一份真,情要一份誠。

剪不斷的不離不棄,看不見的咫尺天涯,說不出的彼此無約,萬裏長緣緣常斷,剪相思,斷雙淚,洗淚離別曲,誦了一回魂夢,等等等,千古芳蹤一弦許,夜淚美,真心惜別,往事春秋今世散,聽一曲鳳求凰,看一段南飛雁,說話簡單,哭的複雜,漫長歲月斷心塵.人來往,有一個句子也是詞,叫做情感,畫的淒美,看的感人,來往一算,生命的畫筆從來不強求自己,只是那顆無法承受的心會流淚,說了一個詞,看了一曲等,不知何時心中的緣已經用相思佈滿,長線一算,人間花開,不知咫尺還是天涯,陌生路上有熟悉,醉也是情,等也是情,緣來今生奈何散來世,有愛什麼都不是,有情什麼都是事,愛要多久,情要長久,關乎你我他,牽扯每一家。

緣不會隨意而來,因為相吸,份不會永遠無期,故要呵護,一再的冷漠,傷的是一顆心,一再的漠視,錯的是一段情,當說不出,看不見,讓愛的淚水追天涯,還持一顆冰封的心,一生無法退還的相思,一席舊夢,向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好,人生沒有平白無故的愛,別把別人的付出踩在腳下,沒有誰本該如此,別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看以得到的情,人與人是相平等的,愛你的人,願意包容你的一切,但不會接受你的鄙視,感情需要平等,還要懂得尊重,不懂得尊重別人的人,也不會得到真心的情,善待每一個遇見,珍惜每一份情緣,相愛沒有最好,理解就是最好,感情不是萬能,呵護可以全能,愛要長久,理解萬歲,感情不一,相愛真心,感情各不同,相愛要求同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