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菇娘兒


野菇娘兒,為多年生宿根草本植物,原本是野生植物。它耐寒抗旱,在我國北方和東北地區生長較多。株枝上的果實呈多角燈籠形,內有圓形果球,如櫻桃大小,外包皮桔紅色象紅燈籠,女孩子很喜歡用它做成“菇娘兒球”,放在嘴裏可以用牙擠響.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。熟時桔紅色,味酸甜苦澀polo shirts on sale……

——題記

從我記事兒的時候起,我家的園子杖子的一角,就長滿了野菇娘兒。每年的春天一到,它便蓬蓬勃勃地生長出來。我家的園子土地特別堿,種植的蔬菜都長不好,唯獨野菇娘兒生生息息,而且年年都到處蔓延,生命力特別強financial……

我出生的年月,正趕上是一個火紅的年代,剛剛記點事兒,就感受到了父輩們那種高漲的勞動熱情。其實,那時還不太懂事,但好像呀呀學語、蹣跚學步的時候,就被生活的熱情驅動著。那時,正是大躍進的年代,人們的思想和熱情都是亢奮的。對於一個孩童來說,大人們的事兒,我們並不理解,我們所高興的是,大人們高興、開心,我們就跟著快樂。整天蹦蹦跳跳地,心中是那樣的無暇dvd storage

那時莫過於逢年過節,這是每個孩童最開心快樂的時候。在還靠點煤油燈過日子的時候,如果能有一支蠟燭,甚至一盞風燈的光亮,都便我們歡騰跳躍、到處宣揚我家有什麼了的資本了。

我們家在村子裏雖然不是大家族,但就我們本家來說,也是個三世同堂了。爺爺那輩哥三個,爺爺老二,最後就剩爺爺跟三爺了,父親這輩就哥倆。三爺沒有兒子,三奶我沒見過,據說早就過世了。三爺有兩個女兒都出嫁了。那時的風俗,父母都不跟女兒一起過。三爺就跟爺爺和我們一起過。因此,我們這個家,算是大家庭了,爺爺、奶奶,三爺。父母和我們還有老叔一家都在一起過。

這樣一個大家庭在一起生活,自然是很熱鬧的,對我們孩子來說,自然是越熱鬧越好。那時,父母只有我跟姐姐兩個孩子,老叔家也只有一個兒子,生活還算和諧。爺爺在家裏是當家人,爺爺的性格急躁,幹活俐落,辦事公正,在家裏說一不二。奶奶是個典型的舊式小腳兒女人,整天唯唯諾諾的,沒有原則,哪邊硬就隨哪邊,還有一種對老兒子的偏心。爺爺看不慣奶奶的行事作風,兩個人時常吵架。有時爺爺發脾氣,把飯桌都掀翻了,奶奶便悄不聲息的拾掇下去。

三爺爺是個任勞任怨的人,平時不多言不多語的,飯好了我就吃,吃完了我就去幹活。三爺爺在舊社會扛活落了一身的病,最嚴重的就是腿上的風濕,滿腿的筋包看著就嚇人,一到颳風下雨,三爺就疼得很痛苦的樣子。

老叔是爺爺奶奶的老兒子,爺爺倒是看不出對老叔怎麼溺愛,倒是奶奶特別向著老叔,包括老叔一家,老叔老嬸都是要尖的人,在家裏也總是咋咋呼呼的,老叔家的兒子,我的堂弟弟,比我小一歲,按理說“老兒子大孫子,是老太太的命根子”,這是農民舊式的習俗,但老叔在奶奶心目中是命根子,而我這個大孫子卻不是,倒是我那個堂弟弟,在奶奶面前更吃香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