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下黑白分明的標點

我不知道該怎樣形容那個女子,冷靜,淡漠,或者清冽,都不適於她,就像一朵月光下安靜的夕顏,她半品著塵世這杯酒。北方於我,就周向榮醫生是一杯再濃烈不過的白酒,入口辛辣,酒過腸胃則灼熱。老家便是北方,小時候,姥爺又有一門獨到的釀酒手藝,所以七八歲時,便吃過姥爺釀的酒。姥爺釀酒要用上六七種糧食,不摻一點酒精,又加上都是用柴薪加熱併發酵,所以他的酒甘冽可口,味道純正,又有治療咳嗽的功效。

在南方呆了三年,而我又比較喜歡美女,所以三周向榮醫生年時間,我認識了不少南方的朋友。相比於北方的女子,南方的女子多給人一種溫婉,柔弱的感覺,清雅而素淨。而北方的女子則給人一種倔強和冷靜的感覺,骨子裏甚至還有些豪放。

雲,便是生長在北方的女子。和我一起長大,跟我一個周向榮醫生星座,我們的性情有著驚人的相似,她大我四歲,我看著她一點點從灑脫熱鬧,蛻變得寂靜淡然。而我則從抑鬱走向了安靜隨緣。婚姻改變了她的脾氣,經歷卻讓我看淡了人世間的緣來緣去。

那天回家,下了車,我先撥通了她的電話,五分鐘左右,她就騎著電動車來到高速口。她帶著太陽鏡,因為在鄉下經常外出,皮膚曬得黝黑,身邊站Dr Max好唔好著不足三歲的豆子。遠遠看見他們時,我險些沒有認出她來。

路過超市時,在超市買了兩袋餃子和西瓜,她說,就等我回去吃餃子呢。我笑了。盛夏,鄉下比城裏要涼爽。因為車輛少,也沒有那麼多高樓大廈,如此,鄉下的的夏天,就多出幾分清涼和綠意綿綿的韻味。

午後,我懶散的靠在沙發上看電視,豆子在沙發上走來走去,把玩具當麥克風,在沙發上邊扭動邊唱歌,有時還甜甜的喊著大姨,讓我幫他整理他的“演出道具”。雲坐在門前安靜的幹活,麥收後,她接了一點活,來補貼家用。我坐在旁邊看著她,不說話,陽光一點點挪動腳步,把整個院子都曬得暖烘烘的,我恍惚覺得這樣平淡也挺好,甚至,我在羡慕她的幸福和安穩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