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說完溫柔,只剩離歌

透過黑夜,注視著遠處那昏暗的燈光。心情隨著歌聲變得那麼淒涼。離別,來的那麼快,讓我毫無準備。

瑟瑟的寒風吹過,涼意無休止的蔓延。Dermes好不好看著會話框裏的逗號,句號。香煙燃燒在指尖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沉默,也許是我唯一的選擇。

曾經不可一世的夢,還是被現實給擊破。太多的不舍,還是拖不住離別的腳步。離歌在耳邊想起。原來愛是任性的,不該太多考慮,,,最好脫毛中心想留不能留,才最寂寞。

酒精和尼古丁同時麻醉著身心,想盡力的忘記那令人沉迷的是與非。也許讓大腦停止運轉,不在回憶,我才能微笑的離開。也許只有加速旋轉,才可以止住我的淚水,忘記你的模樣。

火車站依舊人來人往,有歸來的,有離別的。有歡笑聲有哭泣聲。Dermes Hong Kong燈光下,一對戀人擁抱著。也許是天寒才抱的那麼緊,我想是捨不得分離才抱的很緊。鳴笛聲打破這美好的瞬間,但願人長久,千裏共嬋娟。不舍,不舍。沒說完溫柔,只剩離歌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