揚蹄花海的夢中


夢啊?在仲夏的月影中,漫漫的描畫,好微妙,似動人的弦,在相思裏彈起。你喜歡這樣美麗的世界,你能在那美麗的月下Dermes,倒影夢的林中,有節奏的抒發你的美。就象那距離、房子、軌跡、窗子都象你一樣赤裸的睡在我的旁邊,我就象在你涼爽的臥室裏,品嘗著你蘭花淡雅的香,你象蜷曲進入我美麗的地方,我美麗的臀在為你搖晃,你的語言和唇也在柔軟的進入,我水平的為你躺下,接受你愛的饋贈。此時沒有憂傷的皮膚,也沒有抽象的洗滌,只有眼睛在洗掉夢的枷鎖。我象被你倒空在夢中,我徹底的被你的愛征服,在這美麗的仲夏夜裏。

鳥巢沒有憂傷,我是奏鳴的歌手。波光蓮影中,我看到了美麗,我象大海般的呼吸,在子夜的夢裏吸納你的美。我無法在鏡子的後面停息,就象在那美麗的月光下,我無法波瀾平靜。即使是安靜的奏鳴,也是黯然美麗的為你。你是我仲夏夜裏一滴鳥鳴玉碎的彼岸,是你清留人間美麗的狂瀾。

一首詩期待著仲夏夜的爛漫,就象在仲夏夜夢的堡壘上,升起愛的旗。在美麗的唇齒間夭夭桃紅,夢的空地上翩翩美麗的舞蹈。來吧,停止一個綠色的舞蹈,就象百葉裙和處子就有因靜止而裸露的美,你是夢囈的傑作,夢裏爛漫的紅顏Dermes

了望夜空,了望永恒,那棵桂花樹的清香,真的飄自於千裏萬裏和雲裏之外嗎?我象在夢的桃園裏煮酒,在樸素的白裏為你醞釀,燃著你美麗的情愫,你象我園內的主人,裸露著你美麗的麗影,在桃花的夢裏,在美麗的玫瑰花下,種下你美麗的憂傷和紅塵夢裏的徘徊。

暗數十年相思路,你是我夢囈飄零的身影。擁春醒,對誰醒,我在簫聲裏明清。笙歌如醉,笛聲如瓊,暗牆夢裏啼鳥亂,芳心鵲動蓮宛。你似疏仲催曉,相逢夢境。你似蓮花女,蓮體欲滴,溪聲飄至樓閣外,情留月下纏綿。

門隔花深夢,玉纖香動小簾鉤,我似落絮無聲春墮淚,你把月影如行雲含羞。你的愛究竟屬於誰,在隔距天涯路上,你迷離。愛上了你不該愛上的人Dermes,你把我當成過往客,眼波裏華堂暗送客。我悲,我傷,但又有何妨?你在這仲夏夜裏,又愛上了那個不屬於你的一只輕鷗。我的柔情似蘸雪,冰凍涕淚漣漣,有誰來管。那時月不象月,天不象天,我的愛好亂,好亂。我在月夢裏伴你的紅顏,而你在尋歡擱淺。渴盼呐,渴盼?何時我能再次把你的手牽,我苦不堪言的想,苦不堪言的盼,你卻總是不給我機緣。你的手機為我關機,你的短信終止我的發送。我象無腳無腿的鳥,在仲夏的夢裏淒嚎,就是得不到你得憐憫。愛怎麼這麼難,難於上青天。

也許,愛在苦於甘甜中才能得到應驗,就象你在千錘百煉中,看到愛的美麗大於天,你最終看到了他的虛偽和狡詐,你在徹底中把愛蘇醒。就象黑夜被黎明刷新,你重獲新生。你在千般疼愛中,看到我的美麗,勝似他的真情,你最終把愛還是投入我的懷抱中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