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打開自己家裏的房門



第一件事就是將長期封存在櫃底的書籍搬到太陽底下去曬,我雖然也知道不能曬書的道理。但是,房子裏面沒有住人,太潮濕了,書都黴壞了,母親去了長沙,我回家的次數也少了,不得已啊!妻這時從她的娘家趕過來,她的娘家上午不插田,呆在那裏英語大使推廣計劃又沒事情做,就匆匆地趕過來了。這時的妻就像剛從蒸籠中撈出來的一樣,渾身濕透,項頸下全吊著汗珠,一張臉非常的蒼白,沒一點血色。其實,路途並不遠,不過是六七裏罷了,中途還在學校休息了一會,又是騎單車來的,何以弄成這樣?

我開始給文兄安裝電風扇了,這次順手多了,業務熟練起來,沒多久就安裝好了。恰在這時,進來一個做泥匠手藝的人。我們很熟,同住一個屋場,又是一個生產小隊的,過去還在一起做過十幾年農活。泥匠的名字叫能仔,他聽到我回老家的消息,特意來找我的。我們便在一起聊了一會天,海闊天空亂扯一氣。

能仔說,他今年只種一畝田的稻穀,其餘的都給了別人。可是,就是只種了這麼英語大使推廣計劃一點點田他都不願意做了。明年,他是無論如何也不種田了,種田要倒貼本,多種多貼本,少種少貼本,不種才會不貼本,他沒有必要去做這種貼本的事情,碰上這種鬼天氣,甚至還可以熱死人。

能仔說,他的一個師傅在縣建築公司當了一名包頭,已經有了十幾萬元了。他的師父過去也是一個窮光蛋,一個死泥腿子,何以發得這麼快,起碼一條,不是靠種田的。能仔說,他今年也在外面混。我問他是做提包的還是做掌刀的,他說,是做掌刀的,也是一個小小的包工頭。

我問他一年能賺多少,他笑而不答,一臉的神秘。我猜著說,應該是上了萬字型大小吧?能仔笑了笑說,這算什麼呢?真正的包工頭送起禮來,那才是叫人開眼界。只有這樣,才能使人一夜暴富。他們是白沙煙茅臺酒成箱成箱地搬,逢年過節,青魚鯉魚一車車往領導家裏送,好東西全叫城裏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吃盡了,票子也一摞摞英語大使推廣計劃往他們的包裏塞,他們誰也不虧,當權的從國庫中多撥出一點就是了。包工頭從中漁利,手續也健全,反正都是掏國家的,是國家吃虧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