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不下雪

不知從何時起,一場普普通通的降雪、競能使人們猶如久旱之逢甘雨;競能讓媒體們眾口一詞地大書特書,的確讓人匪夷所思!然而不管怎麼說,北方的冬天如果不下雪,那能叫“冬天”嗎?無怪乎在環城公園的雪地上,就有遊人寫下了“西安下雪”四個大字。歡愉之情不言而喻;粤海酒店为您提供香港旅游攻略及购物指南,介绍经典观光购物景点,包括海运码头及海港城、星光大道、香港文化中心、香港太空馆、香港太空馆、ISQUARE国际广场。

“一夜北風緊,萬里彤雲厚。長空亂雪飄,改盡江山舊。”

西安下雪了!這真是一場好雪;這場雪從元月十日的晚上下起;先是雨、後是雪; 撕棉扯絮的,先大下後小下;揚揚灑灑直下得整個世界都銀妝素裹。

臨晨:大街上、雪花象瘋狂的飛蛾,兇狠地撲打著街燈。燈光在雪的映襯下沒有了往日的光輝。向一溜閃爍的星河,在晨曦中發出殘淡的光。

高處、大明宮遺址裡含元殿仿古建築的屋脊上,兩隻左右造型的鷹隼在大雪中傲視著蒼穹。一排宮柳高高地探出宮牆,倒懸的垂枝向銀色的瀑布一樣,掛在半空。街道兩廂的高樓大廈,像是浮在雪線上的海市蜃樓,在雪霧中縹緲;

馬路上,汽車在長長的雪道上慢慢地蠕動著。激光脫毛乍一看,就像是凍在了馬路上。路人嚴妝密裹,行色匆匆。慢車道和人行道上,辛勤的環衛工人在艱難地鏟掃凍雪。他(她)們桔紅色的環衛服,就象一蔟蔟鮮豔的杜鵑花,在爛銀似的雪地上盛開。遠處,隱隱約約的二環路和立交橋,就象一條沒有盡頭的哈達,圍系在天地間。整個宇宙仿佛混沌難分.....。

小巷裡厚厚的積雪被車轍碾壓出兩條深深的凹槽,筆直地沿伸到巷子的盡頭;社區的院子裡:那些烏黑的小樹林,那些哈著腰的禿爪龍槐,那些不堪重負的棕櫚樹,那些亭亭玉立的瘦竹,那些被凍青了的女貞子,還有那些光禿禿的玉蘭、苦楝、和秋桐樹的枝幹上都掛滿了積雪。高大挺拔的雪松也已經變成了巨大的聖誕樹。草坪上原本還很翠綠的小草不見了。修茸過的冬青樹,象一把把張開的大傘,又象一朵朵肥厚的蘑菇。一切都是那麼的聖潔!那麼的美麗!那麼的和諧!那麼的寧重......!

瑞雪啊,你給我們描繪出了一幅多麼靚麗的現代都市風景畫?瑞雪啊,從古到今你給我們留下了多少噲炙人口的‘詩情’和‘畫意、......。

當我看到滿天飛舞的雪花、我就會情不自禁地吟頌:當頭片片梨花落,撲面紛紛柳絮狂。“瑞雪”,你讓人感到親切、興奮。當我吟頌:雪粉花、舞梨花。再不見煙村四五家......,黃蘆掩映清江下,斜纜著釣魚艖。我眼前便會浮現出一幅美麗的冬江村雪圖......;當我吟頌: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立翁,獨釣寒江雪的詩句時。我就會聯想到:綠豈新焙酒,紅泥小火爐。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“雪”,能讓人超脫;當我吟頌:雪紛紛掩重門,不由人不斷魂,廋損江梅韻時,我就想起了深鎖春宮的“梅妃們”;“雪”使人傷情!當我吟頌:北風卷地白草拆,胡天八月即飛雪。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......的時候,我就想起了古代——冷月邊關那些戍邊的將士......。

當然,世界上任何美好的東西,都俱有兩重性。美麗的飛雪也不例外,當暴雪肆虐;壓踏茅舍,堵塞了道路的時候。就不能不讓人想到白樂天的《賣炭翁》,想到了:柴門聞犬吠,風雪夜歸人。想到了被貶的韓俞:雲橫秦嶺家何在,雪擁蘭關馬不前。“雪”能讓人感到無奈;“雪”能讓人感到艱辛中三數學

感謝瑞雪;你給我們帶來了快樂和清爽。雖然也有一些不便,但它的確能讓人堅強和歷練!!!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