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曇花一現般的驚豔


南方的春天,匆匆而來,又匆匆而去,燦爛了荒蕪已久的青春。春天,永如初見,天氣很好,早晨暖和的陽光傾瀉而下,散落在光潔的地板上,風輕輕的吹進來,帶著窗外濃郁的梨花香,清新的樹木氣息,充溢滿了整個臥室。

春天的模樣,總會讓人聯想到女子,溫柔而不做作、嫵媚而不俗氣、張揚而又不失柔美,她說話的語氣,忽快忽慢,但卻不失故事的韻味;她從不慌張,卻美的讓人不知所措。在這花香四溢的季節裡,壓抑的人可以得到釋懷,憂傷的人可以聞著花香清理心上的灰塵,趕走悲傷氣氛,重新找尋一片靈魂的詩意棲息地。

春天,輕盈漫步,緩緩為我們道來那些關於青春明媚的故事,留下遍地春光。

端起一杯清茶,著一襲白衣坐在窗前,看到一片葉子凋零飄落,又一個春天過去了,一個季節就停留了那麼一刹那。

春光乍泄,何必可惜?曇花一現的驚豔,可只要她在最美的生命裡出現一次就夠了,就像愛情,那麼美,那麼痛,那麼快,不在乎失去的絕望與死去活來,曾經擁有足夠了,因為刹那一世永恆。

人生山長水遠,只覺得此一刹那,一見鍾情,最美,最感人。青春本來就是一場華麗的荒蕪,而荒蕪的本身就是一種保留,一種溫暖,既然愛了,就別怕薄情,別怕被辜負。愛情是一種沉默,一份不見底的深沉,因為沉默,你永遠不會瞭解它蘊藏了怎樣深如大海的情感,大概這就是愛情吧。

我一向不喜歡太晴朗的東西,即使是春天,我寧願濕雨紛飛,烏雲密佈,在我的心裡,陰雨天似乎比陽光燦爛更有一種陰柔之美。我喜歡在永遠的黑暗裡,一直走,一直走,就是天荒地老。

我也不喜歡按生活的常規出牌,大冷天我喜歡吃霜淇淋,上火了還矯情拉上閨蜜,去吃重慶麻辣火鍋,任他們好所歹說,也不聽勸。因為我認為陰差陽錯也是生活,我怕來不及認真地年輕,就只能選擇認真地老去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