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每提到西湖十景

  每每提到西湖十景,我最先想到的就是“平湖秋月”。

  到不是因为这里景致最好,恰恰这里平淡无奇,只是在岸边看西湖,这里可能视线较宽,放眼望去,只见西湖一片淼淼茫茫,远处的湖心亭也是轮廓依稀,右前方横跨水面的苏提不见九曲回廊,也不见水榭亭阁。我们是外乡人又领略不到秋月的凄清,只能白天对着一片茫茫湖水,果真感到“平湖”。这个景点所处的位置恰巧也是游客从白堤一路走来,刚好歇歇累乏的双脚的一个休息地。

  30年前,我第一次到杭州旅游,就是以“平湖秋月”为起点,上船游览西湖的。记得那时临上船前,我和女友曾兴致勃勃的留下了四张摄影,那照片在当时可是十分的别致,拍照时不必精选背景,无非就是身后的一片水光,照片拍摄完毕后是组合而成的:左上角是本人头像,一副和照片整体感并不吻合的表情,却俯瞰照片中西湖的水光秀色,而这片秀色,就是拍摄前本人去过或没有去过的只是喜欢的挑选出来的景点。整个构图有点“宽银幕”味道(要知道,那时的宽银幕电影可是时髦影像),又有点明信片感觉,因此,我们当时是非照不可了。至今这照片还好好保存着。

  30年后,我带女儿又去了西湖。这次在“平湖秋月”逗留的时间较长,看了西湖水,喝了龙井茶,歇了疲惫的脚。那天天气有点阴,坐在湖畔看着静静的西湖水,水天一色,灰霭中透出朦胧的绿,不一会下起密密的细雨,我和女儿躲在雨伞下,却不想离开石椅,我甚至不觉得那飘忽的雨丝加重了西湖的茫然,反而以为是我的泪眼婆娑,于迷漫中见到了拨动心弦的,灰色的浑然一体!水滴落到湖面上,一圈一圈的圆,互相融合着,洋溢着,涟漪漫漫……

  不一会儿,天又晴开了,岸上传来30年前我一直学却学得不像的叫卖声:“绿豆——棒冰!”那句子中的拖腔太好听了!记得30年前还学了一句:“清凉——绿豆汤!”也是“清凉”两字的拖腔让我回味无穷。

  随着年纪增长,我觉得这“平湖秋月”的名字取得很美。

  世间上的许多事情大概都不需要“备份”的,许多的繁杂常常会在偌大的茫茫中感化。对于心绪过于敏感的人来说,津津乐道的捕捉每一个为之兴奋的娇点,要把娇点揉开,让喜悦漫溢心间,最终还是会被博大的心海淹没,时过境迁,一生一世的短暂变成了永恒,而永恒犹如湖水,平静渊博。

  书屋的百合花开了,散发阵阵馨香。我坐在书屋里一边读着贾平凹先生的《五十大话》,一边照顾着淡淡的生意,书中那些幽默句子使我面带笑容迎接不知情的客人。先生说:“在40岁以后,你会明白人的一生其实干不了几样事情,而且所干的事情都是在寻找自己的位置。”“差不多半个多月的光景吧,我开始睡得不踏实,一到半夜四点就醒来,骨碌碌睁着眼睛睡不着,又突然爱起钱来,我知道我老了。”“我终于晓得了,我就是强者,强者是温柔的,于是我很幸福地过我的日子。不再提着烟酒去当官的门上蹭磨,或者抱上自己的书或字画求当官的斧正,当然,也不再动不动坐在家里骂官,官让干什么事偏不干。”先生又说:“还是平平常常着好,春到了看花开,秋来了就扫叶。”“平生一片心,不因人热,文章千古事,聊以自娱。”这些妙句使我哑然失笑,想着先生《废都》出版那会儿,曾被人家强加对联一幅,说什么:“假烟假酒贾平凹,废人废都废作家”。也许那时正赶上骂人的或被骂的都是器宇轩昂,意气风发,扬眉吐气,心浮气燥?

  “霁月难逢,彩云易散”。想到西湖的美景与新旧的友人,我就想,什么时候我还去一趟杭州,这回可要在夜晚去“平湖秋月”看看夜色了。想着几十年的磨砺犹如那雨雪冰霜皆如水,最终淡化在秋月高悬,湖心明镜的水天一色中,心中即怅然又舒缓。

  往事如梦,笛韵悠悠,心事浩茫,邀友同叙,那份快感,那份情趣实在令人向往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